顾小平:“行走的墨线”对现实的批判

作者:admin | 被撸过次 | 返回《超有病》目录

  2016年3月12日,由冯博一策划,白盒子艺术馆主办的“行走的墨线——顾小平作品”开幕,此次展览以“行走的墨线”为主题,呈现了顾小平在北京期间创作的12幅代表作品。

  2016年3月12日,由冯博一策划,白盒子艺术馆主办的“行走的墨线顾小平作品(2013-2016)”开幕,此次展览以“行走的墨线”为主题,呈现了顾小平在北京期间创作的12幅代表作品。

  顾小平,1969年生于扬州,目前生活工作于北京。上世纪90年代开始,顾小平以行为、装置、摄影、影像、绘画等多媒介方式,针对于个人在90年代中国社会转型的特殊处境与冲突,通过比较直接,甚至极端的手段,尝试着艺术表达的各种可能性。具有挑战现有社会秩序,颠覆传统桎梏的爆发力和无所顾忌的自我表现。

  此次展览“行走的墨线”依然延续了期之前的颠覆与批判,只是变得更加内敛、含蓄和偏执,他利用中国传统木器制作的墨斗工具,严格按照标准和精确的劳作方法,富有规则地在宣纸、布面等媒材上,重复地勒出一条条均衡的墨线,并朝着纵向或横向无限延伸,没有边际,构成了一幅幅疏密相间或积叠至黑的“墨线”图像。

  这种不厌其烦的用手工劳作的机械般重复的过程与视觉的复数性效果,形成了似与不似的互为图像,同时转化到艺术的行为之中,这样的创作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现代工业文明的复制性、标准化对人身份、行为、思想的塑造和规定,人们被规定在各种格式化之中,顾小平对这些社会问题的思考、判断与认知,则是形成和贯穿在他“行走的墨线”作品创作的主要背景与现实依据。

  行走的墨线 亚麻布墨斗线顾小平的创作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一扇能够更加深深入了解我们自己的大门,我们的当代社会正在以一种复杂的心态赞美和不安、狂热和恐惧体验着“文明”的二律背反:科技成果辉煌,物质丰富繁荣;然而人的精神极度贫困,价值严重失范,理念跌落,人性倒错。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们身处在一个被“谎言”和“假象”建构的世界当中而不自知。想想我们的教育、娱乐、休闲,以及将人完全局限在感官欲望的满足上的世俗生活与“大众文化”,有种意志隐秘地渗透在已形成一种生活方式或价值判断的世俗生活与大众文化之中,直接操纵人们的意识,使其思考与判断自动按统治秩序的要求得出它已为人们备好的结论,而世俗生活与大众文化则通过满足人的感官欲望,蒙蔽人的内心痛苦挣扎,使其意识不到自己被奴役的困境,努力将大众保持在无法独立思考的状态,自觉认同于既存统治与社会秩序,取消大众的主体性,大众就像一架机器,自动地按它们的指令自律运转。

  很显然艺术家对此有清醒的认识,顾小平在谈到自己的创作状态时表示:“情绪会像个精神病人一样,时而正常,时而犯病。经量控制情绪稳定病情,让自己回归正常工作状态。”在他看来:“我们都是一群羔羊。。。。。。”他选择用一种陌生化的方式“墨斗工具”来进行创作,,但手法要求非常的精确:“需要严格按照每根线生成的遗留印迹,来控制,判断。”并且只要在工作室:“每天都会生产,劳作。”他用这样的一种行为来向我们揭示一种生活世界的殖民化,个人的理性与生活世界受制于一种约定俗成的系统,从而丧失掉一切的自由。

  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此,除了美的享受,还可以让人去反思,顾小平的创作很好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看清当下和自我的文本。

  雅昌艺术网:此次展出的作品“行走的墨线”系列是从何时开始创作的?顾小平:是从2013年开始做的。雅昌艺术网:您在最初创作时是如何考虑的?顾小平:我感觉墨线这种实用工具对我的创作来说,同样实用。

  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方式非常的有意思,用的并不是我们惯常意义上的笔,而是用在建筑施工上的“墨斗工具”,您是如何发现“墨斗工具”也可以用来创作的?

  顾小平:我的创作在艺术与非艺术之间,日常与异常之间寻找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发现“墨斗”比较适合,所以“线”的历史就展开了。

  雅昌艺术网:我们知道“墨斗工具”要绷得很直才能弹出墨线,有时候需要两个人操作才能完成,您在创作时是以怎样的方式进行?

  顾小平:所有作品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是用我的生活经验来实施,就是反复试验。

  雅昌艺术网:弹的力度不一样,线出来的得效果也是不一样的,画面的控制您是如何进行的?

  顾小平:需要严格按照每根线生成的遗留印迹,来控制,判断。决定下一根线所需要力度。

  顾小平:情绪会像个精神病人一样,时而正常,时而犯病。经量控制情绪稳定病情。让自己回归正常工作状态。

  雅昌艺术网:您的这种机械的重复很容易然人联想到现代化工业的流水线作业,工业文明和商业社会对人的控制和摧残,不知道您是否有这方面隐喻?顾小平:我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有谁能摆脱这样控制和摧残,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环。雅昌艺术网:您的创作是否是对现代工业文明的一种反思与表达?顾小平:不仅是工业文明,它同时也是社会性的。

  雅昌艺术网:我们的政治环境、现实生活境遇其实也是被不断地整齐划一了,我们身上的社会身份与角色,被规定在各种格式化之中,对于自己的身份,您是如何看待的?

  雅昌艺术网:您是否故意用这样的创作方式来制造一种陌生化,创作的方法的陌生化和内容的陌生化来进行反叛和质疑?

  顾小平: 我一直对处于是与不是,游离艺术边缘的东西感兴趣,这种陌生感是我艺术惯用的手段。

  雅昌艺术网:除此之外,就艺术的本体而言,您似乎也在尝试突破和进行重新建构,因为如果从绘画史的角度来看的话,您的作品不能称之为绘画,因为没有绘和画的过程,也就是所谓的绘画性,但从画面最终的效果来看,又有绘画的所要的的一切元素存在,这种悖论很有意思,解构了绘画史所规定的所谓艺术概念的界限,不知道您是如何考虑的?

  顾小平:我感觉是提供另一种思考方向与实践方法及生产路径,对惯常艺术实践审美中固定的标准观念,在功能上的一次反驳和修正,是对中国艺术史一部线行模式历史一次严肃的玩笑。

  顾小平:不是转向,是我的创作体系里一环,是一个项目。90年代中国社会的转型期对人的内心造成的恐慌,是我常常表述的一个东西。早年有很多复数的东西存在,2000年做过的《握手》系列,就是每到一个城市跟一百个不同的陌生人握手,之间蕴含了很多差异性,社会性的话题,这是我一直感兴趣的。

  雅昌艺术网:在接下来的工作中,您将会进行怎样的尝试和探索?顾小平:会有一些新作品计划,在思考中。。。。。。。

这个作者病得不轻,各种死宅,各种邪恶,各种荒淫,各种傻逼各种二……这是病,该吃药!心脏承受能力50以下的渣滓请勿点
返回目录